人放了,錢呢? 人民捐款的 1笔贖金2种說詞:警稱沒付贖金! 家屬指贖金交政府!

1465528140-1429-70

4名於今年4月在沙巴東海岸被擄綁的人質獲救,但針對是否有繳付贖金給綁匪一事,警方與人質家屬的說詞有相當大的出入,在坊間引起各種疑竇。

1465528140-3360-70

人質家人在他們被綁期間,在住家門前公開向公眾籌款,圖為黃氏兄弟的嫂嫂林欣(中),記錄民眾的捐款資料。(檔案照)

1465528140-4055-70

■卡立:警方不費一槍一彈及贖金,救回4名人質。

(吉隆坡9日訊)大馬4名人質被菲律賓阿布薩亞夫綁匪擄綁69天後終獲釋,警方稱沒付贖金就救出4名人質,家屬卻指贖金交給政府,到底錢在何處?

針對4名人質是否在繳付贖金的情況下獲釋,警察總長丹斯里卡立今早矢口否認警方代付贖金,才換取4名人質重獲自由。

卡立今早為第81屆警察合作社常年代表大會主持開幕後,受記者追問時說,警方是通過特別行動部隊及菲律賓一些單位的協助下,才成功救出4名人質,過程中也未發生任何槍戰。

「我昨天看了下屬傳來的照片,4名人質的情況還好,他們目前還在沙巴山打根接受醫藥檢查,相信今天會抵達亞庇。」

針對贖金的去向,他反叫媒體去問家屬,並指警方不插手贖金的事。

籌獲款項交政府處置

然而,其中一對獲釋的兄弟黃德剛和德書,他們的祖父黃良照(81歲)和祖母劉本珍(80歲)昨天受媒體詢問時卻說,在4名人質被綁架期間,向公眾籌獲贖金的款項,已全部交由政府處置。

另一名獲釋者黃鴻新的弟弟宏祥則說,家人當初也有幫忙籌錢,本身也有出一點錢,之後錢都交給其他人質家人,托他們交給警方。

菲律賓一名官員昨日指出,雖然在這之前有報道指武裝分子要求的贖金,是3億比索(約3000萬令吉),但武裝分子起初選擇放棄了2億5000萬比索(約2500萬令吉)的贖金,而過後要求1億8000萬比索(1800萬令吉)。

但菲律賓方面也不太清楚最終支付的贖金是多少。

官方不承認付贖金

免負「資助恐怖活動」罪名

官方不會透露,也不承認付贖金,這已是「公開的秘密」。

據了解,當局避談贖金,除了避免其他綁匪彷效干案之外,更大原因是避免在國際社會擔上「資助恐怖活動」罪名。

沙巴自2000年發生首宗越境綁架至今超過10宗以上,但至今為止,當局從來沒有透露過任何一宗案件的贖金數目。

2000年發生的西巴丹島綁架事件,人質都只是猜測他們的「身價」,無法知道正確數目。

曾 參與2000年西巴丹島綁架案的警官指出,阿布薩亞夫武裝分子當時也知道「贖金」(ransom)是個忌諱的字眼,因此最終改用「膳宿」(board and lodging)費和「發展基金」(development fund)為由,索取付款。當時利比亞政府即付了大筆「發展基金」予阿布薩亞夫,作為釋放外國人質條件。

1465528140-5427-70

不再讓兒子冒險出海

黃宏信的母親江玉芳說,兒子宏信當船員六七年,這次的擄綁事件令家人害怕、擔心,以後她再不會讓兒子冒險出海了。知道兒子與另3人都已平安獲釋,江玉芳高興的說,終於可以鬆口氣,並她希望兒子快快回家。

家屬近期召開記者會

向公眾交待捐款去向

脫綁人質的家屬將在近期召開記者會,向之前熱心捐款的公眾交待捐款的去向。

劉俊賢的嫂嫂林欣說,警方今天否認繳付贖金,令家屬備感壓力,因為許多公眾不停致電追問之前的捐款下落。

她說,家人了解捐款者的心理,因此若警方沒交代贖金一事,家人日後一定會給公眾一個交代。

她說,人質剛被救出,長輩全都前往沙巴,因此她不能對贖金一事作出任何交待。

她透露,大部分熱心捐款者來自詩巫和全國各地,甚至中國等其他國家的熱心人士都紛紛捐錢,家人對每個捐助者都存感激心,但希望大家不要急著想知道答案。

新聞背景:

公開募款救人質

來自砂拉越的黃德鋼(31歲)、德書(29歲)、表弟劉俊賢(21歲)及同事黃鴻新(34歲)是於今年4月1日在沙巴東海岸邊境,被武裝分子強擄上「Massive 6」船舶後,下落不明。

之後,武裝分子向家人提出高達3000萬令吉的贖金,由於適逢砂拉越選舉,家人便通過公開募款,設法通過公眾的力量救出人質,並設立一個「愛心協助」銀行戶頭,接收好心人的捐款。

根據今年4月25日的報道,其中一名人質的太太受詢時說,人質工作的船公司願意付200萬比索,家人也準備售賣3間房子籌贖金,當時家人已籌獲約33萬6000令吉。

然而,隨後家人就沒有再公布籌獲的贖金,至今也沒有人確認家屬共收到多少錢,也沒有人說明是否已付贖金。

赞 (0)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