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美女哭诉朝鲜惨无人道的生活!金氏家族的独裁让她从小家破人亡!爸爸病死妈妈遭性侵….

其中一名知名脱北者幸运的逃离这残暴国家,又译作朴研美,她痛诉揭露朝鲜如何残忍,当年的朴延美曾目睹他人因持有外国影片而遭公开处决;而她自己透过观看外国影片,了解到更多外部世界。在她奔向自由的路途中,充满着用血泪都难以书写的悲伤。

近日朝鲜金正男之死而轰动了全世界,朝鲜金正恩本身就是一个独裁者,残暴众所周知,不仅对老百姓实施暴政,对其高级官员和将领也毫不客气,断绝人民对国外的资讯。

但很多朝鲜人民因要脱离朝鲜,很多都遭逮捕处死,其中一名知名脱北者幸运的逃离这残暴国家,又译作朴研美,她痛诉揭露朝鲜如何残忍,当年的朴延美曾目睹他人因持有外国影片而遭公开处决;而她自己透过观看外国影片,了解到更多外部世界。在她奔向自由的路途中,充满着用血泪都难以书写的悲伤。

年仅九岁时,朴研美(Yeonmi Park)最好朋友的母亲被执行枪决,而她也被叫去围观。长在朝鲜的她以前就曾目睹过处决的场景。她还记得母亲曾带着她到公共广场和体育场去观看过处决犯人的现场,那正是金正日的劳动党用来压制一切反对声的手段。
但这次的枪决却真正让她无法忘怀。研美惊恐地看着一个她认识的阿姨和其他八名犯人一字排开被宣读着罪状。她的罪行是观看了韩国电影并把DVD借给了朋友们。在这偏执的独裁统治下,她面临的惩罚是被行刑队公开枪决。当枪举起之时,研美便将脸掩了起来。而当她再次睁眼张望时,正看到鲜血四溢、血肉横飞的场景。 「这太吓人了」,研美回忆到。 「这是我头一次感到恐惧。」

在朝鲜惨无人道生活

朴研美描述了北韩人民的日常生活:「妈妈每天送我上学,都不是说路上小心、当心陌生人,而是『管好自己的嘴巴』」;邻居常常无缘无故消失不见;在街上看到饿死的尸体,再正常不过;小孩抓到昆虫都非常开心,因为好不容易可以吃到美味的东西;政府因为肥料短缺,规定每户要上缴定量的粪便,所以不要在学校大号、回家再上。
在学校,教室跟课本都印了蓝鼻大眼的美国大兵处决平民,或是勇敢的北韩学童持刀打倒美国士兵的图片,「下课时,我们会排队去揍、或刺穿得像美国军人的假人。」;常见的数学题目是:「如果你杀了一名美国坏蛋,你的同志杀了两个,总共杀死几名美国坏蛋?」,甚至连床边的故事书也不会放过:「北韩的书都是政府出版,只有发生在一个肮脏、龌龊名叫南韩的地方的故事,那里有流浪儿光着脚在街上乞讨。」直到后来她才知道,这些故事其实是在形容自己的国家…

国家残暴生活让他们想逃亡

她父亲因为与中国非法贸易而被捕。 「一切都改变了,」她回忆到。妍美的父亲被判了17年有期徒刑,并被押解到平壤附近的一所监狱中服刑。她母亲曾见过他一次,就明显看到了她丈夫身上有酷刑折磨的痕迹。他一定曾被揍过。狱卒用棍棒夹他的手指,还迫使他一直保持难以忍受的坐姿。犯人的水和食物也被夺去了。 「那环境太吓人了,都是虫子和虱子。」妍美说到。 「狱卒像畜生一样对他们。他是个如此有才的人,他是我的英雄,但这个国家却这样打他。我简直无法相信。」

妍美父亲出狱后,他们立刻开始筹划如何逃往中国开始新生活。她和母亲在一个人贩子的帮助下来到了边境。妍美的父亲则待在后面以降低逃跑的风险,当时要逃亡两国边境有一条冰河需穿越。
「那是一个寒冷至极的夜晚,13岁的我和妈妈爬在结冰的鸭绿江的河床旁,四周漆黑一片,但周围都是朝方士兵……无论成功过江与否,只要被发现都必死无疑。我们根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要做些什么,我们只知道一定要去中国,或许那是我们的一线生机。」

到达中国却是另个地狱
所幸他们终究成功越过了边境。然而,等待她和母亲的不是自由,而是可怕的恶梦。 「我和妈妈急着找比我们早几天渡江的姐姐恩美,我们多么希望与她在江边会合,可是等着我们的却是中国拐人贩子,就是生活在中朝边界的朝鲜族。他在妈妈的耳边不知悄悄说了什么,再把妈妈带到阴暗的一角,我只听见妈妈的求绕声,他把妈妈按在地上就地强奸。」后来,她才知道人蛇要侵犯她,母亲为了保护她而主动献身。眼睁睁看着母亲受害而无能为力。 「那是只有恶梦才会发生的事啊!」

「我听到妈妈和人蛇低语了几句,然后妈妈就被人蛇强奸了。」原来,人蛇相中朴延美,要强奸她。朴母当然不肯,不断哀求人蛇说,她只不过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然而,人蛇不肯摆休,坚持要沾污朴延美,如朴母不依,他会将两人送返朝鲜。

「那你就强奸我吧!」朴延美说,母亲说完这句话后,就被带到阴暗的一角,人蛇直接就把母亲按在地上蹂躏一番,根本顾不了四周肮脏不堪的环境. …..

母亲为救女儿忍辱献身
一进小木屋,里面一名矮矮胖胖、秃头的掮客,威胁要研美与他发生性关系,否则要向政府告发她们,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研美的妈妈选择代替女儿被掮客玷污,「她没有选择,」研美难过得说:「真的,就在我面前,他强暴了我妈妈。」丑陋的真相再也藏不住,其中一名掮客的太太告诉她们:「如果妳们想留在中国,就要卖给别人当老婆。」这年研美13岁,被卖给一个32 岁的男人当小老婆…

小小年纪作了别人的妻子,还要协助丈夫做人口买卖的生意,又时常受到家庭暴力,且依然没有姊姊的下落。将生病的爸爸接过来之后,父亲不久也因癌症而过世了,又因缺钱不得已亲手将妈妈卖掉,种种打击之下,研美下定决心告别这种生活——逃到南韩。

终于来到自由国度
不过,从中国东北奔向蒙古谈何容易?在漆黑的寒夜里,母女两横越戈壁沙漠,在缺乏导航设备的条件下,两人以北极星为指针,终于来到了自由的前哨站-蒙古。在蒙古与南韩外交使节的协助下,研美与母亲到达自由的祖国-「大韩民国」,并与失联的姐姐重聚。当南韩的官员问延美:「妳到南韩有什么打算?」她说:「我想读书,然后上大学!」

奔向自由的研美每天勤奋学习,辗转来到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就读,定居于纽约,成为知名的人权运动者及演说家。 23岁的她历经了政治的可恨及人性的可悲,但也写下了人性中最坚毅的求生篇章《为了活下去:脱北女孩朴研美》,诉说一位脱北者从地狱奔赴另个地狱,最后来到自由国度的经过。
2014年,爱尔兰都柏林举办的第五届世界青年领袖峰会上,特别邀请了朴研美发表演讲。研美的自传至今被翻译成多国语言,也开设专属的粉丝团,不只号召国际关注北韩的人权状况,也让世人见证了一个坚毅又美丽的灵魂!

赞 (2)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