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厂街的便宜与拼回来的历史!不是捡得来的!【内附多张茨厂街历史照】

00

这一片江山是叶亚来打下来的,这一条茨厂街也是。但是,ktc.org.my说:“茨厂街其实不应该称为唐人街,虽然开埠初期是许多华人乡贤飘洋过海南来经贸的地方,但在20年代中期便开始出现三大民族在此共同谋生的景象。”

可惜,封尘的感人事迹,渐少人知;甭提1881年大火之后,叶亚来重建吉隆坡的高瞻远嘱。此后,茨厂街连同比邻的思士街、苏丹街、谐街、敦李孝式路,成为吉隆坡的心脏:店铺、妓院、鸦片窟和赌馆,尽在这里。

这一些,不少都是叶亚来经营的心血。历史记录:1880年为例,他用5千400元买下赌博、典当和烧酒的饷码专利。1881年,他以每月1千元下标。1883年,他把投标价码一口气提高至5万1千612元。

那些年,相关黑色和黄色的行业,几乎全属于他。到了1884年,档案显露:叶亚来手上已有接近300名脂香粉腻,莺声呖呖的妓女,身在这个角落,“为人民服务”。

厚利在手,叶亚来晋身这个城市的一代首富,也是理所当然的。丘伟田先生曾在〈甲必丹叶亚来产业知多少〉的文章点算统计:远在1880年,叶亚来已有店屋147间,当中116间位于市中心。

从地理分布来说,吉隆坡当时的每一条大街,皆有叶亚来名下产业:除了茨厂街,还有谐街、、古路街、罗爷街、老巴刹广场街、吉灵街、哥洛士街、巴刹街和古路巷。

叶亚来且以116间位于市中心的店屋计算,当年屋租收入每月3千237元,建筑估值13万1千850元,土地总值16万7千569元,建筑和土地合值29万9千419元。经过两个世纪的变迁,折换今天市价,当以亿计了。

想要带着种族主义的有色眼光,刻意曲解茨厂街显见的唐人特色,应该要认认真真追溯这一段叶亚来开拓吉隆坡的历史。每一间店面,每一个档口,不是天宫赐福的横财,而是出自叶亚来和那一代先辈的心血。

我们很难想象他们的操劳和付出,然则,从无而有,白手起家,所经历的坎坷,必然是一言难尽的,才有了今天的城市面貌。童敏薇的〈吉隆坡开埠之父:叶亚来街的由来〉援引的资料所说,正是佐证:

“他的坚韧不拔的精神,可以说服大批华人定居下来。由于他的努力,执法如山,使吉隆坡和附近地区治安良好,未曾发生过一件严重的罪案。他设有一座砖窑和建屋工地,一共雇用了四千名工人。”

是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反之,没有付出,如何想要把肥田占为己有?由此可见,红衣人916集会召集人嘉玛尤诺斯希冀隆市政局重新规划摊位,转把茨厂街的一半,分给巫裔商贩,以“打破华裔商垄断茨厂街”云云,当是妙想天开了。

何况,嘉玛口口声声所谓的垄断,其实纯属子虚乌有。吉隆坡小贩商业公会主席洪细弟先生已有明白的说明:位在茨厂街的773个小贩执照,10%巫裔持有,印裔也有大约2%。

总体而言,联邦直辖区内的61万名小贩,华裔29万人、巫裔23万人、印裔8万人;从比率言,“一个马来西亚”的风景一目了然,迨无异议。嘉玛何以视而不见,乃至图想在这里捡便宜?

2

3

4

5

6

 

文章来源:www.kwongwah.com.my

赞 (0)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