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本地 DJ 性侵 Astro 著名主持人!睡梦中右耳被舔,还被搓胸,最后还被……!

11

12

Astro著名主持人萧慧敏说,自己在睡梦中被多年好友的未婚夫非礼,让她感到很恼怒。

“我觉得很恼怒,因为趁我在睡梦中,摸我的胸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我好友的未婚夫。

“他的未婚妻就在客厅里,但他却还要来摸我。”

萧慧敏所声称的“男人”及好友的未婚夫,即新加坡电台100.3名DJ“阿Ken”刘永健,后者也是988电台主持人May子(刘慧美)丈夫。

刘永健被大马警方以刑事法典第354条文“暴力猥亵罪”起诉,案中有2名受害者,即Astro的一姐萧慧敏及咨询顾问丁雁晶(译音)。

2人派对中途加入        

萧慧敏今日以受害者的身分,在吉隆坡推事庭供证时,详细述说事件的经过。

2012年7月21日晚上,为替即将在同年8月出嫁的著名Astro主播郑靖婷庆祝告别单身,丁雁晶与一班好友相约在吉隆坡文华东方酒店(Mandarin Oriental Hotel)举行“纯女性派对”(hen’s party)。

“当天我在下班后前去酒店与好友会合,当时已有8人在酒店套房里。”

一众姐妹淘去附近的餐馆享用晚餐,期间方得知May和Ken想要加入她们的派对。

“雁晶对May和Ken想要参加派对有些疑虑,但我们其他姐妹都认识2人,并以为Ken只是送May到酒店后就会离开而不会逗留过夜,就说服雁晶。”

在大约晚上10时余,May子和刘永健在酒店大厅与大伙会合后一起到6楼的套房客厅里,开始玩游戏并喝红酒。

清楚看到非礼者        

当游戏于约凌晨12时结束后,萧慧敏曾与刘永健短暂聊天,当时刘永健并无任何异样。前者在吃过一碗面填肚后,即劳累而独自一人先行到主卧室入寝。

“当我正在睡梦中,感觉左边胸部被人摸,我马上惊醒,并一直盯着刚从我身边走开的人。那人在走到房门口时,转过身来,我清楚看到那个男人的脸,是Ken。”

丁雁晶叫醒姐妹 May子知悉痛哭        

不久后,睡在同一卧室的丁雁晶唤起萧慧敏,后者方知原来前者也遇到被非礼的事情,前者同样是在睡梦中感觉右胸被摸和右耳被舔。当时约凌晨4点。

2人交谈后担心其他姐妹淘也可能会遇到同样的事情,而分头叫醒大家,并一起讨论是否要告知May子。

当May子获悉此事后,她也感到难以置信而一直哭,后来就先与刘永健离开套房;May子稍后在隔早9时许回到套房,并表示道歉。

萧慧敏和丁雁晶在事发2天后,即2012年7月24日到吉隆坡警察总部投报。

萧慧敏淡定接受盘问        

身穿白色T恤的案件被告刘永健,在今天的审讯中并未接受盘问,全程都坐在被告栏中,并在审讯后匆匆离去赶搭飞机返回新加坡。

尽管神色显得有些凝重,惟刘永健看起来仍显得相当有精神。

May子审讯时不见踪影

May子曾于早上9时10分左右,在审讯开始前短暂出现在推事庭内,惟并未与刘永健一起,而且审讯全程也不见踪影,可能是因工作的关系。

至于2名案件受害者,丁雁晶在出庭供证时,神色显得有些抑郁,而萧慧敏则表现得相当淡定,在接受交替盘问时都能清楚的以英语对答。

萧慧敏与刘永健在审讯期间并无太多直接的眼神接触,除了在律师要求指认被告时,萧慧敏才会望向坐在被告席中的刘永健。

当审讯在午间休庭时,2人在离席当儿一度几乎要面对面碰上,惟2人都有意避开相互对望。

推事庭法官诺阿米娜图宣布在下午3时30分休庭,案件展延至6月24日早上10时续审。

May子萧慧敏未碰面        

非礼事件直接影响到May子与萧慧敏多年的感情,2人更在事情被公开至今,未曾再见过面。

即使在推事庭里,May子曾在厅内短暂停留后即匆忙离开,而当时萧慧敏一直在证人室里呆着,2人未碰面。

2人自高中起是好友,认识已18年;而萧慧敏会认识刘永健,也是通过May子的介绍。

事发时,May子仍未正式嫁给刘永健,一众姐妹淘也因此而希望May子能离开刘永健,惟May子仍为爱执意在事发后2个月出嫁。

萧慧敏并未出席May子的婚礼,更不同意在后者的婚礼上,播放2人与一班姐妹淘的合照。

顾及多年的情谊,对于是否要举报刘永健的非礼行为,一度让萧慧敏感到很矛盾,因为后者担心此举会伤害到May子。

丁雁晶变得忧郁

萧慧敏说,在事发后一段时间,曾接获May子的短讯,要求她原谅刘永健。

无论如何,由于丁雁晶在非礼事件后情绪变得抑郁,甚至影响工作及生活,最后萧慧敏仍然选择到警局去投报。

 

来源:nanyang

赞 (1)
error: Welcome to www.angugulife.com !